>>立即发表评论



>> 分页 首页 前页 后页 尾页 页次:1/189620篇/页 37907原创评论

转到: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10-03 15:09:59 发表如下评论
 又到 赴青记念日 ,岛  城又现聚会潮。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9 10:35:34 发表如下评论
¥wrR00r43njF¥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4 21:29:12 发表如下评论
刘战友的高雅艺术文章写的好!呵呵,我水平低难欣赏这高雅艺术的文章!😜🙄🐶🐠🐝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4 19:29:47 发表如下评论
     下面又给朋友们发篇拙文《欧罗巴风情又奏鸣》。
     很可能还是不合一些朋友口味。
     一桌宴席,鸡鸭鱼肉,水饺、锅贴,海参燕窝……应有尽有,那么配菜、调料、蘸料……总还需要补充一点点。
     笔者很愿意做这样的补充,提供点配菜什么的。
     欢迎大家对拙文批评指导!
     这几天发文,总是一遍发不出;再发两遍一块儿出。对不起!水平所限,只能如此了。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4 19:28:14 发表如下评论
     下面又给朋友们发篇拙文《欧罗巴风情又奏鸣》。
     很可能还是不合一些朋友口味。
     一桌宴席,鸡鸭鱼肉,水饺、锅贴,海参燕窝……应有尽有,那么配菜、调料、蘸料……总还需要补充一点点。
     笔者很愿意做这样的补充,提供点配菜什么的。
     欢迎大家对拙文批评指导!
     这几天发文,总是一遍发不出;再发两遍一块儿出。对不起!水平所限,只能如此了。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4 19:28:11 发表如下评论
     下面又给朋友们发篇拙文《欧罗巴风情又奏鸣》。
     很可能还是不合一些朋友口味。
     一桌宴席,鸡鸭鱼肉,水饺、锅贴,海参燕窝……应有尽有,那么配菜、调料、蘸料……总还需要补充一点点。
     笔者很愿意做这样的补充,提供点配菜什么的。
     欢迎大家对拙文批评指导!
     这几天发文,总是一遍发不出;再发两遍一块儿出。对不起!水平所限,只能如此了。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4 19:17:12 发表如下评论
          欧罗巴风情又奏鸣
             刘公樑
    3月30日、31日,两次美妙的音乐活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30日下午一时半,青岛交响乐团与请来的两位音乐家在人民会堂前三楼排练厅排练即将在31日晚举行的音乐会演奏曲目。
      音乐家们已经排练了一上午。
      乐迷们被邀请观赏下午的钢琴协奏曲排练。
      我一点前来到排练厅。其时人民会堂前三楼这礼堂仅有不多几人。音乐家们排练一上午去午餐大都没有返回,其他乐迷尚未到达。我正好有机会再次仔细欣赏这熟悉亲切的艺术殿堂。
        大厅素雅、严整,几十年历史过去,这里依然生气勃勃、令人神往。成行成片的谱架有序地摆放着,静待主人回归。
        一台三角钢琴优雅地摆放在乐队排练场地前方。因为到得早,提供观赏的空位很多。我选择了最适宜观赏的位置,从这里,可以清晰地观赏钢琴家的演奏。这很重要。音乐会正式演出,所有演出都是一遍过,从来没有因演奏的乐曲某处出问题停下来再过一遍的情况。排练就不一样。如果指挥感觉某处不妥当,随时都会叫停。我们观看排练的外人,就有机会对音乐家们的精益求精有更深刻的领会,音乐家们一次次不厌其烦地重复演奏,会让我们得到多方面启迪。真是太棒了!
        充满欢悦地坐到自认为最好的椅子上,先前生怕耽误观赏机会往这里赶路的匆忙感,立时一扫而空。
       音乐家们与乐迷们陆续到来,排练开始了。
      这次音乐会特邀的两位音乐家,一位是比利时的罗纳尔德*佐尔曼,一位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邹翔。
        佐尔曼,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市,著名指挥家。四岁起开始学习音乐。陆续就教于世界著名音乐大师。成人后,音乐事业发展非常迅速。长久以来,罗纳尔德*佐尔曼的名字为世界广大音乐爱好者所熟悉。
       他在世界多座音乐殿堂与多家交响乐团合作、指挥演出。不仅精通古典交响乐作品,在现代音乐领域也非常活跃。在世界各地音乐剧院内,为听众们献上了精彩纷呈的音乐作品。
      邹翔,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他1979年生于湖南,四岁开始学习钢琴,曾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小与附中(履历是用来写的。几笔带过,看上去很轻松,每位经历者无不深明个中甘苦。音乐家成名之路,都给人以有益教诲)。先后师从李道韫、张育青和著名音乐教育家赵晓生教授。19岁考取全额奖学金进入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八年!获该院钢琴演奏博士学位。加拿大Honens国际钢琴比赛金奖获得者。
        观赏邹翔的钢琴演奏,是一种艺术美的享受。
         一组组清澈的旋律从他指尖请彻地流淌出来,时而柔媚清新,时而奔腾激昂;突然,如狂风暴雨,若干团重叠的和弦如压抑不住的洪流,狂泻而来,给你带来难以抑制的心灵激荡。佐尔曼先生,很好地把邹翔与乐队融合起来。不时发现乐句演奏中存在瑕疵,一个手势,大家立刻停下来。翻译走上前去,听他说,然后翻译道;“第**小节。”于是,全体从那有点问题的地方从新开始。
         这样的场面出现过几次。
        又一次,翻译对大家说,“**小节的停顿,要比乐谱实际时值稍微长一点。”
      这就是指挥家对乐谱的独到领会在排练中的具体体现。正式演出时,就会充分体现出来。每位指挥对音乐作品的理解都有微妙的不同,细节上的处理可以充分体现出来。
         细节决定成败,此之谓也。
        排练在非常融洽和谐的氛围中圆满结束。所有人都热切期望着演出的精彩时刻。
        31日19时30分,《欧风再现》音乐会隆重开始。
       节目单上三支曲目:
       一、勃拉姆斯《学院庆典序曲》
        二、勃拉姆斯《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三、德沃夏克《d小调第七交响曲》
       两位作曲家我们都挺熟悉了,再简单介绍一下。
       勃拉姆斯(Brahms1833年5月7日-1897年4月3日)是德国古典主义最后的作曲家,浪漫主义中期作曲家。一些评论家将他与巴赫(Bach)、贝多芬(Beethoven)排列在一起称为三B。可见其成就不凡。他一生虽然只写了四部交响曲,但仍被称为是贝多芬以后最伟大的交响曲作曲家之一。
        德沃夏克(1841年9月8日-1904年5月1日)生于布拉格内拉霍奇夫斯镇。是十九世纪世界重要的作曲家之一。捷克民族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主要作品有《自新大陆交响曲》(又名《第九交响曲》或《e 小调第九交响曲》,为作者受邀到美国期间所作)。
       一般认为他的《自新大陆交响曲》既是他的成名作,又是他的代表作。
      两位作曲家作品都是典型的欧洲风格,音乐会冠以《欧风再现》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演出的成功和热烈,难以形诸笔端。邹翔独奏的《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结束,观众热烈鼓掌,令他退场不得,他只好又加奏一首勃拉姆斯的作品。邹翔说:“刚才我演奏的是勃拉姆斯的作品第15号,现在我来演奏他的另一部作品第108号。让我们走进他的晚年生活。”
         这部钢琴独奏曲,与前面一部截然不同,风格变得徐缓深沉,没有大起大落的风云突变,仿佛一直在讲述着某个含义隽永的迷人故事。令人陶醉。
        观众们对他的倾情献演再次给予热烈的鼓掌感谢。
       佐尔曼以他热情洋溢的潇洒风度,带领青岛交响乐团全体音乐家们一起为这晚聆听音乐会的观众们奉献了一场绝对精彩、洋溢着欧罗巴风情的音乐会。
        欧洲风格,总有独特的神韵。这次再现,以后也还会不断重见。
        古典音乐,超凡绝俗。九十九听不厌,九十九看不烦。
        不把话说得太满,下次我们再见!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4 19:16:53 发表如下评论
          欧罗巴风情又奏鸣
             刘公樑
    3月30日、31日,两次美妙的音乐活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30日下午一时半,青岛交响乐团与请来的两位音乐家在人民会堂前三楼排练厅排练即将在31日晚举行的音乐会演奏曲目。
      音乐家们已经排练了一上午。
      乐迷们被邀请观赏下午的钢琴协奏曲排练。
      我一点前来到排练厅。其时人民会堂前三楼这礼堂仅有不多几人。音乐家们排练一上午去午餐大都没有返回,其他乐迷尚未到达。我正好有机会再次仔细欣赏这熟悉亲切的艺术殿堂。
        大厅素雅、严整,几十年历史过去,这里依然生气勃勃、令人神往。成行成片的谱架有序地摆放着,静待主人回归。
        一台三角钢琴优雅地摆放在乐队排练场地前方。因为到得早,提供观赏的空位很多。我选择了最适宜观赏的位置,从这里,可以清晰地观赏钢琴家的演奏。这很重要。音乐会正式演出,所有演出都是一遍过,从来没有因演奏的乐曲某处出问题停下来再过一遍的情况。排练就不一样。如果指挥感觉某处不妥当,随时都会叫停。我们观看排练的外人,就有机会对音乐家们的精益求精有更深刻的领会,音乐家们一次次不厌其烦地重复演奏,会让我们得到多方面启迪。真是太棒了!
        充满欢悦地坐到自认为最好的椅子上,先前生怕耽误观赏机会往这里赶路的匆忙感,立时一扫而空。
       音乐家们与乐迷们陆续到来,排练开始了。
      这次音乐会特邀的两位音乐家,一位是比利时的罗纳尔德*佐尔曼,一位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邹翔。
        佐尔曼,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市,著名指挥家。四岁起开始学习音乐。陆续就教于世界著名音乐大师。成人后,音乐事业发展非常迅速。长久以来,罗纳尔德*佐尔曼的名字为世界广大音乐爱好者所熟悉。
       他在世界多座音乐殿堂与多家交响乐团合作、指挥演出。不仅精通古典交响乐作品,在现代音乐领域也非常活跃。在世界各地音乐剧院内,为听众们献上了精彩纷呈的音乐作品。
      邹翔,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他1979年生于湖南,四岁开始学习钢琴,曾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小与附中(履历是用来写的。几笔带过,看上去很轻松,每位经历者无不深明个中甘苦。音乐家成名之路,都给人以有益教诲)。先后师从李道韫、张育青和著名音乐教育家赵晓生教授。19岁考取全额奖学金进入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八年!获该院钢琴演奏博士学位。加拿大Honens国际钢琴比赛金奖获得者。
        观赏邹翔的钢琴演奏,是一种艺术美的享受。
         一组组清澈的旋律从他指尖请彻地流淌出来,时而柔媚清新,时而奔腾激昂;突然,如狂风暴雨,若干团重叠的和弦如压抑不住的洪流,狂泻而来,给你带来难以抑制的心灵激荡。佐尔曼先生,很好地把邹翔与乐队融合起来。不时发现乐句演奏中存在瑕疵,一个手势,大家立刻停下来。翻译走上前去,听他说,然后翻译道;“第**小节。”于是,全体从那有点问题的地方从新开始。
         这样的场面出现过几次。
        又一次,翻译对大家说,“**小节的停顿,要比乐谱实际时值稍微长一点。”
      这就是指挥家对乐谱的独到领会在排练中的具体体现。正式演出时,就会充分体现出来。每位指挥对音乐作品的理解都有微妙的不同,细节上的处理可以充分体现出来。
         细节决定成败,此之谓也。
        排练在非常融洽和谐的氛围中圆满结束。所有人都热切期望着演出的精彩时刻。
        31日19时30分,《欧风再现》音乐会隆重开始。
       节目单上三支曲目:
       一、勃拉姆斯《学院庆典序曲》
        二、勃拉姆斯《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三、德沃夏克《d小调第七交响曲》
       两位作曲家我们都挺熟悉了,再简单介绍一下。
       勃拉姆斯(Brahms1833年5月7日-1897年4月3日)是德国古典主义最后的作曲家,浪漫主义中期作曲家。一些评论家将他与巴赫(Bach)、贝多芬(Beethoven)排列在一起称为三B。可见其成就不凡。他一生虽然只写了四部交响曲,但仍被称为是贝多芬以后最伟大的交响曲作曲家之一。
        德沃夏克(1841年9月8日-1904年5月1日)生于布拉格内拉霍奇夫斯镇。是十九世纪世界重要的作曲家之一。捷克民族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主要作品有《自新大陆交响曲》(又名《第九交响曲》或《e 小调第九交响曲》,为作者受邀到美国期间所作)。
       一般认为他的《自新大陆交响曲》既是他的成名作,又是他的代表作。
      两位作曲家作品都是典型的欧洲风格,音乐会冠以《欧风再现》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演出的成功和热烈,难以形诸笔端。邹翔独奏的《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结束,观众热烈鼓掌,令他退场不得,他只好又加奏一首勃拉姆斯的作品。邹翔说:“刚才我演奏的是勃拉姆斯的作品第15号,现在我来演奏他的另一部作品第108号。让我们走进他的晚年生活。”
         这部钢琴独奏曲,与前面一部截然不同,风格变得徐缓深沉,没有大起大落的风云突变,仿佛一直在讲述着某个含义隽永的迷人故事。令人陶醉。
        观众们对他的倾情献演再次给予热烈的鼓掌感谢。
       佐尔曼以他热情洋溢的潇洒风度,带领青岛交响乐团全体音乐家们一起为这晚聆听音乐会的观众们奉献了一场绝对精彩、洋溢着欧罗巴风情的音乐会。
        欧洲风格,总有独特的神韵。这次再现,以后也还会不断重见。
        古典音乐,超凡绝俗。九十九听不厌,九十九看不烦。
        不把话说得太满,下次我们再见!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2 19:55:41 发表如下评论
一个人的文字不可能适合所有人口味。这很正常。不少战友感觉还有些意思。他本人也说,这些短文,是为军垦盛宴增添一个小菜。不合口味,品品倒也无妨啊!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4-02 13:20:19 发表如下评论
俺说句实话,刘战友文笔不错,但是,口味不适合我们!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49:27 发表如下评论
你的知识太全面了!佩服啊!
[回复本帖]
【原贴:】会员: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25:47 发表如下评论
   说明:
    网站发帖有问题。拙文《闲话“生物进化”》前半段刊发时,点一遍不出;过半天,再点一下,出了两遍。对不起,请朋友各自费心略去一遍吧。
    上次的稿子也有问题,有机会再续吧。
      刘公樑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25:47 发表如下评论
   说明:
    网站发帖有问题。拙文《闲话“生物进化”》前半段刊发时,点一遍不出;过半天,再点一下,出了两遍。对不起,请朋友各自费心略去一遍吧。
    上次的稿子也有问题,有机会再续吧。
      刘公樑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25:39 发表如下评论
   说明:
    网站发帖有问题。拙文《闲话“生物进化”》前半段刊发时,点一遍不出;过半天,再点一下,出了两遍。对不起,请朋友各自费心略去一遍吧。
    上次的稿子也有问题,有机会再续吧。
      刘公樑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20:35 发表如下评论
           闲话“生物进化”
             刘公樑
    《闲话“生物进化”》?
     这个题目看过去有点大。
      其实也未必。
    “生物进化”这个对全人类具有重要意义的科学论断是达尔文提出来的。
    达尔文,1809年2月12日—1882年4月19日,英国生物学家。他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他的《物种起源》一书,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从而摧毁了各种唯心的神造论以及物种不变论。
笔者当然坚信他的学说,并在此拙文中以这位伟大科学家的论点为基础对于他那个时代尚未出现的一些“生物进化现象”漫谈、闲话一点看法。是谓《闲话“生物进化”》。
     所以,看去很大的文题,其实不过随意说点身边小事儿罢了。如此而已。
     还有,笔者无意与有神论者在此展开争论,仅随便谈谈自己一点浅见拙识而已。此文中凡涉及与有神论观点相悖之处,敬请见谅。
      地球生物进化到今天状态,历经了多少年?数百、数千万年,上亿年……?至今难有确凿数据。无论如何,终究是一个漫长、曲折、充满各种神奇色彩的历史过程。
     今天地球物种千奇百怪,难以尽数究竟有多少种。但是大家共同生活在地球村中,除了战争、瘟疫、自然灾害……还大都和谐共处着。
     有人说,你不说生物进化吗,怎么我活了几十岁,没见过哪个动物进化了?动物园的猴子也没看见哪一只进化成人。
      这当然是一则笑话。一个人的生命过程,与整个生物界的进化,绝对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概念。寄希望于自己一生能辩清生物进化的迹象来,恐怕要活个几千年、上万年。彭祖活了八百来年不是嘛,也不知道多少事儿。
      唉,嗨,问题这就来了。
     按说,地球人进化到今天地步,基本到了地球生物进化顶端,主宰地球一切。所有生物、非生物都是人类的忠实奴仆,人类想把它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哈,这里需要加一点小说明:对于至今没有找到战而胜之手段的各种细菌、病毒之类,咱们还控制不了,达不到“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步”。对此,本文不予涉及)。
     至于人类间相互敌对、制约、战争等等,是另外的议题,这里不加研究。
     还是回到生物进化。前文说到,人类已经进化到地球生物的顶端。
      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有待商榷。
     为什么?
      我们先看看这个新名词:人工智能。
      有关资料介绍:“人工智能”一词最初是1956年提出的。从那以后,学者们发展了众多理论和原理,人工智能的概念也随之扩展。人工智能,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人工智能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它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人工智能从诞生以来,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可以设想,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
     人工智能是对人的意识、思维信息过程的模拟。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
       前文中“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和“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这两句话肯定了将来“人工智能”一定会超出“人类智慧”的结局。
       这样看来,地球生物进化这不又在向前迈进了。
        问题变得有点大!
    此前人类之所以成为地球的主宰,就在于人类智慧到目前为止,比地球上任何生物都聪明、高明。
      以上一大段关于人工智能的简介,作为常识和简单原理,大家都已知道很多。关键在最后一句:“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
       到那时,人类继续主宰世界的局面难以持续下去。
       不用说以后了,现在已经有不少比人类厉害的“人工智能”了。
      比如“深蓝”、“更深的蓝”。 北京时间1997年5月12日凌晨4时50分,当“深蓝”将棋盘上的兵走到C4位置时,卡斯帕罗夫推坪认负。至此轰动全球的第二次人机大战结束,“深蓝”以3.5:2.5的微弱优势取得了胜利。
      那么“更深的蓝”何许人也?卡斯帕罗夫又何许人也?
     “更深的蓝”是美国IBM公司生产的一台超级国际象棋电脑,重1270公斤,有32个大脑(微处理器),每秒钟可以计算2亿步。“更深的蓝”输入了一百多年来优秀棋手的对局两百多万局。
      这是任何个人大脑不可能实现的容量。何况这些“蓝”们,装进更多万对局还不是很简单?人类怎么与其较量?
      卡斯帕罗夫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棋手,在国际象棋棋坛上他独步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前世界冠军卡尔波夫号称是唯一能与其抗衡的棋手,但在两人交战史上,每次都是卡斯帕罗夫取胜。可是,在临近世纪末的1997年,孤独求败的卡斯帕罗夫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而战胜他的是一台没有生命力、没有感情的电脑。也许这是一件偶然的事件,可是,这件事使人类看到了一个自己不愿看到的结果:人类的工具终于有一天会战胜自己。
       真有那样的一天吗?真有的话,可不可怕?
(未完,续下页)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20:17 发表如下评论
           闲话“生物进化”
             刘公樑
    《闲话“生物进化”》?
     这个题目看过去有点大。
      其实也未必。
    “生物进化”这个对全人类具有重要意义的科学论断是达尔文提出来的。
    达尔文,1809年2月12日—1882年4月19日,英国生物学家。他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他的《物种起源》一书,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从而摧毁了各种唯心的神造论以及物种不变论。
笔者当然坚信他的学说,并在此拙文中以这位伟大科学家的论点为基础对于他那个时代尚未出现的一些“生物进化现象”漫谈、闲话一点看法。是谓《闲话“生物进化”》。
     所以,看去很大的文题,其实不过随意说点身边小事儿罢了。如此而已。
     还有,笔者无意与有神论者在此展开争论,仅随便谈谈自己一点浅见拙识而已。此文中凡涉及与有神论观点相悖之处,敬请见谅。
      地球生物进化到今天状态,历经了多少年?数百、数千万年,上亿年……?至今难有确凿数据。无论如何,终究是一个漫长、曲折、充满各种神奇色彩的历史过程。
     今天地球物种千奇百怪,难以尽数究竟有多少种。但是大家共同生活在地球村中,除了战争、瘟疫、自然灾害……还大都和谐共处着。
     有人说,你不说生物进化吗,怎么我活了几十岁,没见过哪个动物进化了?动物园的猴子也没看见哪一只进化成人。
      这当然是一则笑话。一个人的生命过程,与整个生物界的进化,绝对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概念。寄希望于自己一生能辩清生物进化的迹象来,恐怕要活个几千年、上万年。彭祖活了八百来年不是嘛,也不知道多少事儿。
      唉,嗨,问题这就来了。
     按说,地球人进化到今天地步,基本到了地球生物进化顶端,主宰地球一切。所有生物、非生物都是人类的忠实奴仆,人类想把它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哈,这里需要加一点小说明:对于至今没有找到战而胜之手段的各种细菌、病毒之类,咱们还控制不了,达不到“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步”。对此,本文不予涉及)。
     至于人类间相互敌对、制约、战争等等,是另外的议题,这里不加研究。
     还是回到生物进化。前文说到,人类已经进化到地球生物的顶端。
      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有待商榷。
     为什么?
      我们先看看这个新名词:人工智能。
      有关资料介绍:“人工智能”一词最初是1956年提出的。从那以后,学者们发展了众多理论和原理,人工智能的概念也随之扩展。人工智能,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人工智能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它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人工智能从诞生以来,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可以设想,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
     人工智能是对人的意识、思维信息过程的模拟。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
       前文中“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和“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这两句话肯定了将来“人工智能”一定会超出“人类智慧”的结局。
       这样看来,地球生物进化这不又在向前迈进了。
        问题变得有点大!
    此前人类之所以成为地球的主宰,就在于人类智慧到目前为止,比地球上任何生物都聪明、高明。
      以上一大段关于人工智能的简介,作为常识和简单原理,大家都已知道很多。关键在最后一句:“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
       到那时,人类继续主宰世界的局面难以持续下去。
       不用说以后了,现在已经有不少比人类厉害的“人工智能”了。
      比如“深蓝”、“更深的蓝”。 北京时间1997年5月12日凌晨4时50分,当“深蓝”将棋盘上的兵走到C4位置时,卡斯帕罗夫推坪认负。至此轰动全球的第二次人机大战结束,“深蓝”以3.5:2.5的微弱优势取得了胜利。
      那么“更深的蓝”何许人也?卡斯帕罗夫又何许人也?
     “更深的蓝”是美国IBM公司生产的一台超级国际象棋电脑,重1270公斤,有32个大脑(微处理器),每秒钟可以计算2亿步。“更深的蓝”输入了一百多年来优秀棋手的对局两百多万局。
      这是任何个人大脑不可能实现的容量。何况这些“蓝”们,装进更多万对局还不是很简单?人类怎么与其较量?
      卡斯帕罗夫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棋手,在国际象棋棋坛上他独步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前世界冠军卡尔波夫号称是唯一能与其抗衡的棋手,但在两人交战史上,每次都是卡斯帕罗夫取胜。可是,在临近世纪末的1997年,孤独求败的卡斯帕罗夫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而战胜他的是一台没有生命力、没有感情的电脑。也许这是一件偶然的事件,可是,这件事使人类看到了一个自己不愿看到的结果:人类的工具终于有一天会战胜自己。
       真有那样的一天吗?真有的话,可不可怕?
(未完,续下页)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31 16:17:18 发表如下评论
(接上页)
     还有围棋。据报道,谷歌旗下人工智能公司的围棋程序阿尔法狗已经能在不需要人类干预的情况下,打败顶尖围棋高手。现在,阿尔法狗已经变得足够聪明,可以在不需要人类干预的情况下掌握其它棋类游戏。
     研究人员已经为增强版阿尔法狗开发出了一种更为通用的系统,后者可以训练自己,在不到一天时间内获得国际象棋、日本将棋以及其它棋类游戏的“超人类”棋艺。只需知道规则,不需要棋谱或者其它参考。
    人类智能正在一点点、一步步地被人工智能取代。
    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太迅速了!
    现实生活中如上类似的各种现象已经普遍存在:计算机(电脑)、智能手机、无人飞机、电子支付系统、餐馆机器人服务员、家庭卫生清理机器人、即将面世的无人驾驶汽车……难以尽数。总之,人工智能一步步走入我们的生活是不争的事实。给我们带来许多迅捷、欢愉、享乐、方便……
     然而,利耶?弊耶?目前难有定论。
    人工智能无疑也是一把双刃剑。
    对比“关于世界大战,不是革命制止战争,就是战争引起革命”的“英明”论断,我们也可以说:人工智能,不是人类很好地控制它,就是它把人类控制(打败)。
    这论断不会错,因为把所有结果都包括其中了嘛。
    我们都知道,资本的本质,就是以最小的付出(成本),获取最大的收获(利润)。在当前人工智能技术水平下,很多岗位已经由机器人取代。那些被取代的人出路何在?有人会说,这不用你操心,到时候肯定有办法。这是不负责任的意见。现在被取代的人只是极少部分,好像觉不出什么问题。一旦被取代的人超过“度”,问题就麻烦大了。从技术发展的趋势来看,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必然走上更多岗位。到不太遥远的某天,绝大多数工作岗位都由机器人控制,将出现多少失业工人?这社会问题谁能解决?
    根据资本本质特点、结合目前人工智能发展速度来看,这结果好像是必然的。
    “利润最大化!”是大多数企业的根本追求。而尽可能使用机器人,是保证做到这一点的基础。
     超过人类智能水平的机器人一旦大批出现,后果难以逆料。
     以上是人工智能对人类产生的一种危机。
     我们再看另一种危机。
     报道说,现在出现了一种超微型无人飞机(人工智能的一种类型)。机身仅几厘米大小,可携带四克炸药。它可以对既定目标进行袭击。在目标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飞至目标要害部位引爆炸药!
    网上刊发了视屏资料。
    这对人类来说,是与以最低的成本获取最大利润完全不同的一种危害、直接危害着全人类的生存、安宁。
    多么可怕?这样的技术一旦被别有用心、敌对势力、战争狂人、恐怖分子掌控、利用,会有何种结果?
    因这无人机超微型作案时,很似马蜂对人实施攻击,所以,不妨称之为“毒蜂”。
    “毒蜂”类型的超小型无人飞机,在现代技术条件下,制作太简单了,成本太低了,使用起来太方便了,防备它们几乎不可能。因为可以大批量生产,成百、上千、十万、数十万……。它们携带微量炸药,想进入某空间几乎遇不到障碍。不要小看四克炸药,炸开建筑物的玻璃那还不易如反掌。而且前赴后继,如入无人之境。卫兵拿它们毫无办法。长枪、短枪、机枪、大炮对它们基本起不了消灭的作用。当它们成批量去执行某项任务时,能完成很多人类无法完成的工作:成批量的“毒蜂”进入某会议大厅,那还不是想杀谁杀谁;现代喷气式客机,连飞鸟都可以很简单地把这大家伙搞下来。成批量的“毒蜂”进入飞机场。一大批“毒蜂”来到现代化机场,哪架飞机还敢起飞?成批量的“毒蜂”来到高铁线路,哪列高铁还敢开动?高压电线路、核电站、火箭发射塔、射电天文望远镜……总之,越是高端技术领域,这“毒蜂”越是可怕的危害者。
     别的不说,几个“毒蜂”一旦炸断某城市的高压线路,这个城市会出现什么状况?断水、断电是最直接的后果。现代化大都市,一旦出现断水、断电情况,人类生存能坚持几天?
     这还仅只是人工智能在如此微末环节上可能对人类产生巨大危害的可瞻性后果。如果有一天整体超过人类智能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出现了,它们控制人类很简单,因为未来“人工智能”是“人类智慧”的容器。
     那时人类怎么办?
     人类智慧的演进和提高,是以万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来计算的。“人工智能”不一样。它是以分分秒秒为单位来进化的。我想,就在笔者书写此拙文间,世界上“人工智能”的研究肯定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将来“人工智能”会发展到何种水平,人类谁也说不明白。还是那句话:不是人类很好地控制它,就是它把人类控制。
所以,从目前世界状况来看,生物进化、人类进化不能说达到顶峰。关于生物进化,“人工智能”有可能在进化到人类这个层次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进化出“智能人”、“超人”。
真到了那一天,人类怎么办?
     所以,是不是要建议联合国暂时把别的议题搁置一下,先抓紧对此问题进行认真的讨论,拿出切实的预防方案来。
     否则,也许不久将来的某日,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突然成批的“毒蜂”(数以万计)飞进会议大厅,那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联合国大会应当讨论,从今天起,在全世界范围内禁止一切人工智能研究;禁止任何卖买人工智能产品行为;任何企业、单位、个人不准使用人工智能产品……
     这,可能吗?
     那么,起码也应当明确禁止继续进行超出人类可控范围的人工智能研究及生产相关产品和销售。因为,以目前人工智能发展趋势来看,人类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候了。
     最后,再补充一点史实。
     社会上有种观点说达尔文晚年皈依了宗教。
     这是一些人根据某种需要杜撰出来的谎言。
     达尔文至死是一个坚持自己立场的科学家。
    1958年,达尔文的孙女诺拉出版了未删节的《达尔文回忆录》。在这本由达尔文的嫡亲整理出来的最具权威的“自传”里,根本就找不着那些传福音书籍所说的有关达尔文信主的见证!相反却让我们看见了一个坚定的上帝的反叛者的真实自白——这些真心话他在外面轻易不说。
     在达尔文的“自传”里,找不到任何有关达尔文悔改信主的影子。正相反,在他的“自传”里,我们看到的是达尔文的一付极力反对上帝的真实面孔,他甚至咒诅说“这真是该死的教义”。至于那个“看见土人信主后变文明了,达尔文就受感动也信主了”的“证词”,在“自传”中也没有找到。但在另一本非达尔文嫡亲所编撰的《达尔文传》中有类似的说法,可也没有说达尔文因此而信主。如果他真的信主了,如此具有轰动效应爆炸性的消息,为何在其它的《达尔文传》中看不到?
     现今社会上出版的《达尔文传》很多。由无神论者写的《达尔文传》,自然不会说他后来成了基督徒;可由有基督教文化背景的作家写的《达尔文传》,也同样没有说他晚年信了基督。
     达尔文,伟大的科学家,你的生物进化理论必将光耀万代!
     可惜的是你去世太早了。你要是能活到今天,一定能为人类找出一种如何控制“人工智能”肆意泛滥的科学方法,让人类避免可能遭遇的毁灭性打击。
      呜呼!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28 20:13:32 发表如下评论
先谢了!
[回复本帖]
【原贴:】会员: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27 19:44:28 发表如下评论
下面是笔者关于青岛交响乐团3月15日、17日音乐活动的一篇拙文。
   我注意到有战友提到我关于音乐的文字不大合口味,希望多写写兵团生活。关于兵团生活故事,我肯定会写的,不过要等等 。现在好多朋友关于农建师的故事写得不算少,“小院”那边经常有帖子发出来,大家尽管过去看就是。这样的盛大宴席上,我这拙文权当一小碟调味小菜,感觉有兴趣时就品一品;不感兴趣就不必管它,放一边去就是。就算增加一个花色品种吧。                   
     关于农建师的故事,一旦写好,当然“丑媳妇不怕见公婆”,那时摆出来,大家可不要吝啬批评指正哦!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28 12:58:42 发表如下评论
源於  生 活   , 实事求是.
[回复本帖]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27 22:53:05 发表如下评论
期盼着
[回复本帖]
【原贴:】会员: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27 19:44:28 发表如下评论
下面是笔者关于青岛交响乐团3月15日、17日音乐活动的一篇拙文。
   我注意到有战友提到我关于音乐的文字不大合口味,希望多写写兵团生活。关于兵团生活故事,我肯定会写的,不过要等等 。现在好多朋友关于农建师的故事写得不算少,“小院”那边经常有帖子发出来,大家尽管过去看就是。这样的盛大宴席上,我这拙文权当一小碟调味小菜,感觉有兴趣时就品一品;不感兴趣就不必管它,放一边去就是。就算增加一个花色品种吧。                   
     关于农建师的故事,一旦写好,当然“丑媳妇不怕见公婆”,那时摆出来,大家可不要吝啬批评指正哦!

一位新闻网网友  于 2018-03-27 19:50:10 发表如下评论
《英雄生涯》这部作品基本是作曲家自传。1898年完成,三个主题:英雄、爱情和战争。英雄就是他自己,小提琴主题表现他夫人,还有一个战争主题。乐曲刚面市,很多评论家说是神经病,没人听得懂。实际这曲子很有戏剧性,每个乐句都很有意思。
     马慧是青岛乐迷比较熟悉的音乐家了。张指挥再次介绍说,两位同时从地球东半球两端赶过来很不容易。一位是三千多公里之外,一位是九千多公里之外。
    学琴很不容易,没有童年,没有玩耍。她父母都来了。说着,马慧父母站起来与大家见面,博得热烈掌声。(按,培养一位音乐家太不容易了。个中甘苦三人知。现在,有强调不要强制孩子学东西的说法,要给他们一个欢乐的童年。有人问,用孩子五年不快乐的童年回报他五十年幸福生活,行不行。录此备参)。小孩子学琴,大都会挨揍(说着,回头问了问王、马两位。没听清他俩怎么回答,可能说“有”吧)。
    张指挥说,我们在台上演出,看上去很风光,实际上很紧张。不知两位有没有过,有的独奏家上台前要吃片镇静剂。在台上太紧张了。
    马慧说,她2004年去欧洲巡演,第一站就是德国,自己有幸住在一位牧民家里。女主人很辛劳,养牛、种地、操持家务,很辛苦。但是晚上的音乐会一定要去,装扮得整齐漂亮。剧场里座无虚席。音乐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德国交响乐团在音乐联盟里注册的有136个(张指挥补充说,我国76个)。
       王敬六岁时在法国举行的独奏音乐会上初次登台,至今先后在多项国际顶级赛事上斩获大奖。最近十余年间,陆续在达拉斯歌剧院、堪萨斯市管弦乐团、圣*安东尼奥管弦乐团担任小提琴首席。目前是香港管弦乐团首席。
       马慧的音乐经历以前已有过简单介绍。目前,她跟随柏林爱乐乐团中提琴首席继续深造。
        今年初,她荣获“拜罗伊德—理查德*瓦格纳协会”颁发的“杰出青年艺术人才奖”;还将参加瓦格纳于1870年创办的“理查德*瓦格纳”音乐节。
      这些都是世界顶级荣誉,可见马慧的艺术实力之深厚,我们不可小视。
      关于演出情况。
      17日晚音乐会共演出三部曲目:
      一、苇伯:歌剧《魔弹射手》序曲;
      二、莫扎特:《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作品364号;
      三、理查德*施特劳斯:交响诗《英雄生涯》,作品40号。
    演出当然大获成功。据不大经常前往观赏的友人说,她被两位提琴家的出色演奏深深吸引了。虽然听不明白究竟描写了多少具体的内容,却仿佛可以与音乐家产生某种沟通与共鸣。所以每曲结束,她都有些忘乎所以地热烈鼓掌。她说,这些解读《英雄生涯》的音乐家,一定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生涯的英雄。
        这让我很欣慰。
       是啊。我每次欣赏青岛交响乐团和其他音乐团体的演出,都有这样的体会。
        有如此感受的观众不会是少数。青交乐迷年年在增多很好地说明着这一点。
        古典音乐的知音还是很普遍地存在着的。
        《英雄生涯》,被英雄一般的音乐家们加以解读,带给观众的感受是值得永久记忆的。


[回复本帖]

>> 分页 首页 前页 后页 尾页 页次:1/189620篇/页 37907

转到:



亮出您的观点,让新闻更精彩。请选择以下任一方式发表评论、陈述看法、提出建议......(注:默认为匿名发表)
新闻网推荐您使用手机免费通行证,您用于发表评论的手机号将有机会获赠话费和参加随机抽奖。
 匿名发表 (注:隐姓埋名不对外显示作者姓名)
 网上用户名: 密码:(注:用户名与社区一致,发表评论可增加积分)新用户注册
 填写手机号: 密码:(注:手机后4位号将屏蔽不对外公开)
新手机用户注册

(声明:发言为读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闻网)
(提醒:评论严禁侮辱和诽谤!新闻网24小时值班电话:(0532)88885553 在线网管
新闻评论-<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write (unescape('2005纪念赴青海建设兵团四十周年联欢会')) </script>

本文章相关评论搜索

请输入要搜索的关键词: